8viur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討論-第兩百七十六章 投喂讀書-ceykv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小說推薦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殿下,我要吃那个!”
林初月指了指正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盘荷包里脊,然后就对着这正在喂自己喝粥的张安泽看了一眼,示意这张安泽将这正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荷包里脊给自己夹来一块。
末日末世
张安泽也是无奈摇了摇头,这哪里是病人啊,这简直就是自己请回来的一个小祖宗啊。这林初月八成就是在仗着自己生病了就这么故意使唤自己,算了,算了,谁叫这是自己用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小祖宗呢。
随即,便就用着玉筷将这正摆放在林初月面前的这盘荷包里脊全部都给这林初月夹进了碗里,这林初月便才微微笑了起来。
“啊~ 张嘴。”
张安泽夹起这碗里的一片荷包里脊,便就往这林初月的嘴里送了过去,林初月看到这正在冒着热气的荷包里脊,却也是一直不肯张嘴,直到听到张安泽这样说,才微微将这嘴巴张开。
“烫!要吹吹!”
林初月咬了一口,便就立即面露难色,这原本就是因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之下,所以有些许微微泛白的嘴唇也就立即变得发红了起来。而原来是因为这荷包里脊这里面是绝对的保温的状态,所以一口咬下去,只要是稍稍不慎,就会不小心将这舌头,嘴巴给烫伤。
而林初月一开始看到这荷包里脊的时候,就感觉到应该是会很烫的样子,于是乎也就一直不曾张嘴,甚至是还用眼神对着张安泽示意要吹吹,但是这张安泽似乎是完全接收不到她的这个意思。
“快来,给本宫看看!”
张安泽一见到这林初月现在已经是被这荷包里脊给烫伤了的嘴唇,便也就开始有些心疼了。但是又心疼,又觉得好笑,因为这原本是樱桃般的小唇,现在已经是被这高温的荷包里脊给烫成了又红又肿的就像是两根香肠一样大小的厚唇。
“你这个贪吃鬼!慢点吃就不会这样了。”
虽然这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他还是将这碗里的荷包里脊给夹起,一块一块地吹了起来。在经历了这样的一阵冷冽的吹吹了之后,这荷包里脊终于是降下了温度,而这林初月也终于是可以将这荷包里脊给吃了下去。
“报!”
同福现在也是不管这翠玉轩之中到底正在干些什么,也就是直接从这殿外冲进了这寝殿之中,并且这手里还拿着这一卷密报之类的东西。
柔情侠骨
“何事竟如此慌张?”
张安泽立即就将这正在喂这林初月吃着这东西的手给放了下去,生怕自己现在这样的行为被这强行闯进来的同福给瞧见,这要是被这同福给瞧见了的话,那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那可真的就是不保了!
“禀报殿下,西北边关传来密信,似乎是关于这西北军事问题的,还请殿下立即查阅。”
同福一见到这太子殿下正在手把手地喂太子妃娘娘用膳,便也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实属是有些唐突了,就是不知道殿下到时候该要怎么严惩自己了。
张安泽便就立即将这同福呈上来的密报给拿到了自己的手里,然后便就是将这林初月的被子给紧紧盖上了,便就这样坐在这林初月的床边将这密信打开了开始查阅了起来。
毕竟现在这西北的军事问题已经是到了紧要关头了,这要是朝廷此时还不有所作为的话,只怕是这整个北境都会沦陷。
藍天我們壹起走
然而这北境原本就是大清抵御外敌的一道重要的防线,现在倘若连这定北侯府所防守的北境都已经是失守了的话,那么这敌军那可就是可以在这中原之中长驱直下了。
tfboys之夕雾
到时候,只怕就不止是这北境被攻打沦陷这么简单的了,就连这整个中原之中,都会遭受到这异化人的侵害。
这原本就已经不止是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了,而是这人类与这异化人之间的抗争,倘若现在所有的普通人都被这西北之外所传来的邪气侵害的话,那只怕是这整个人族那都将会被这异化人,邪灵给侵吞!
龙遂 晰秋
现在已经是到了这样的局面了,也到了不得不一同抵制这邪灵的时候了,但是这傲然国却还是一直想要攻打这大清,而完全不顾及这黎民百姓以及这人族之间的生死存亡。
这样的行为完全就是自私自利的,原本是不用伸长这双手去管这西北边境之外的事情的。但是现在这样的局面,倘若这大清再不出手的话,那只怕就是完全会被这邪祟给掌控大局了才是。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唯一能够将这样的局面给稍稍击退一些的,也就只有这天机珠了。但是现在这天机珠又正好就在这林初月的体内,这样的话,就是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将这林初月带到这西北边境之外,想着能不能将这天机珠给取出来才是。
这轩辕一族已经是守候了这天机珠上千年了,现在这样的状况,恐怕也只有等到了这北境之中,找到这定北侯才会知道这如何将这天机珠给取出来的方法了吧。
张安泽看见这密函了之后,神色凝重了许久,一直未曾说话,就只是自己独自在默默思索着这西北军事有关的事情。
在这一旁正在躺着的林初月现在也是压根就是睡不着了,便就从这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张安泽一眼,便就发现了这张安泽一直紧锁着的眉头,神情也是极其地忧郁。
“殿下,你还好吧?西北军事是否有所进展?”
林初月小心翼翼地询问这现在已经是完全想出了神的张安泽,见到这张安泽完全没有反应,便也就直接扯了扯这张安泽的衣袖,试图想要安慰安慰这张安泽。
“无碍,你暂且先好好休养身子。西北军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张安泽被这林初月给扯了回来,这才意料到林初月现在可还正在自己的旁边呢,自己这样将这些情绪都给显露出来,势必会让这林初月担心的,于是也并没有将这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给这林初月知晓。
说完之后,张安泽便就扶着这林初月又慢慢躺了下去,然后便就紧紧拿着这手里的密函,从这翠玉轩的寝殿之中又重新走了出去,还吩咐这同福将这房门给关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