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xgw精品都市小说 棄少歸來-第2390章 神道教鑒賞-9b6qf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
众人的目光当即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
远处,被朦胧黑雾笼罩着的枯木林中,五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影走了出来,在他们前方,还有一名周身笼罩在铁甲中的男子。
那铁甲,看上去十分的讲究,在一些细节处雕刻着金色的花纹,让它看上去充满着肃杀之气,却又带上了几分华贵的意思。
一看到这六人,那些樱花国的人当即便皱起了眉头。
“神庭的家伙,哼!”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也跑到这里来凑热闹吗。”
“你们神道教的人都可以来,我们自然也可以。”
身穿白袍的人中,一人冷笑出声,话语间没有半点尊重,反而有些争锋相对的味道。
樱花国为首的那名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理会,而是将目光落到了那名穿着铁甲的人身上。
這下真的玩完了
异世混沌剑祖
冷漠女大佬 籽萧寒
那人手中拿着一把长枪,只是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周身没有任何气势散处,但却让人无法忽视。
即便是他,也都感受到了一阵浓浓的危机感。
男子犹豫了片刻,最终没有再跟这群人争执什么,冷哼一声后,便再次转身看向了那头虎妖。
似乎是在发泄自己的不快,也好像是想彰显自己的实力,只见他举起手中长刀,猛地便朝着前方劈了下去。
一道寒光闪过。
那头虎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感觉周身传来一阵异样。
它缓缓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不知何时,整个身体的中间竟是出现了一道极细的血痕。
下一刻,它便一分为二,数道血柱冲天而起。
一击之下,便斩杀了一头六阶妖兽。
看那男子的模样,显然,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
樱花国的几名男子仿佛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面色不变,只是后来的几名身穿白袍之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那名男子有这种实力是他没有想到的。
只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虽然有些意外,但他们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之色。
只因为.
在战场远处的林君和此时也在注意着场内的一切。
他的目光不断在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那名身穿铁甲的男子身上。
“这家伙”
林君河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虽然那名男子没有展示出任何气息,从头到尾存在感都极弱,但却瞒不过他的感知。
至尊魔妃 土耳其小尖
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只有樱花国为首的那名男子能与其相比。
二者的实力,最起码都达到了化神后期以上。
甚至,可能是化神巅峰的存在。
这也让林君河越发好奇起了他们的目的。
神庭,神道教,这两个势力的名字他虽然都不熟,但也算偶有听闻,算是能跟龙阁并列的世界顶尖势力。
如今,这三个势力的人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了这片黑暗森林之中,自然不可能是来闲逛的。
“莫非.他们也是为了那黑暗晶石来的?”
他陷入沉思之中,就在这时,远处的那名笼罩在铁甲之中的男子,却是突然将目光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阁下看了那么久了,也该现身了吧。”
“哦?发现我了?”
林君河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不禁多看了那名铠甲男子几眼。
虽说他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自身的气息,但双方的距离相隔极远,一般情况下应该很难发现他的存在才是。
眼看着那人一直紧盯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林君河倒也没有继续隐藏,当即朝着他们的方向飞了过去。
而此时,樱花国那群人也随着铠甲男子的目光看向了他。
尤其是为首的那名男子,双目死死的盯着林君河,似乎要将他看个通透,眼底深处甚至隐隐还有一丝不快之色。
原因很简单,他自衬实力不比神庭的那帮人弱,但最先发现林君河存在的,却是那名铠甲男子。
这也让他心中对其越发警惕起来。
林君河自然不清楚这些人心中的小九九,到达场内后,并未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那名铠甲男子。
“神庭,索尔·安东尼。”
男子的声音透过厚重的盔甲传了出来。
林君河挑了挑眉,依旧没有开口,反而是另一边的樱花国的那名领头者,陡然间面色微变。
“索尔·安东尼,十二圆桌骑士之一,呵呵,神庭真是好大的手笔,居然把你都派出来了。”
刀尖上的逆行者 凜冬陽光
男子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别人或许对这个名字没什么了解,但他作为神道教的高层之一,对于神庭的不少名字都有所耳闻。
索尔·安东尼,神庭十二圆桌骑士之一,在神庭内的地位仅次于八大主神,实力强大无比。
根据他所了解的资料来看,在这数年之间,十二圆桌骑士总共只出手过几次,无一失败,算是神庭最核心的力量。
不到必要关头,根本不会动用。
而索尔的出现,也表明了神庭对这次行动的重视。
显然,他们是抱着势在必得想法而来。
男子脑海中不断闪烁着关于圆桌骑士的资料,一只手也在悄然间放在了刀柄上。
在他眼中,眼前这名在之前没什么存在感的铠甲男子,此时赫然成为了最大的威胁。
他的这点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场内众人的眼睛。
一时间,气氛逐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林君河对其却是毫不在意,打量了索尔几眼。
“我对你的来历没有兴趣。”
“放肆!”
吞天决
他话音刚落,一名穿着白袍的神庭中人便站了出来,声色俱厉,一股强大的神圣气息冲天而起。
化神中期!
放在平时,这等实力,足以堪比隐士家族内的长老。
白袍人直视着林君河,眼中带着蔑视之色。
“敢对索尔大人如此不敬,我看你是活够了。”
一边说着,那名白袍男子身上的气息便全数朝着林君河碾压了过来,如同一座无形的大山,要迫使他下跪。
但令白袍男子有些意外的是,在他的施压之下,林君河竟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承受那些压力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男子冷哼一声,脸上的不快越发浓重,当即加重了力道。
直至此时,林君河这才不紧不慢的朝着他看了过去。
那目光,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你越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