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ndg超棒的都市言情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txt-第一百八十八章 秦嘯分享-s7a6o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叶澹儿听的有些入神,听到这心里不由得一揪,她问道:“霍少帅,带回来的是谁啊?”
傅酒回答道:“他的新婚妻子,你可以叫她西娜小姐。”
叶澹儿闻言,眸子一惊,“傅姐姐,那你当时!”
她不忍心说下去,瞧见傅酒倒是没什么变化,也不知道当时她承受了多少。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的未婚夫婿有了妻子,那我是做什么的?”傅酒面无表情继续说着。
“我知道,那时有一半的人都在看我笑话。”傅酒语气有些自嘲。
叶澹儿握住傅酒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傅酒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什么都不懂,没见过的傅酒了。”
没有一段感情是命中注定,没有一份爱是理所当然,所以当遇到一个愿意紧握你手的人,请你不要轻易放手。
星際之死神傳奇
傅酒接着轻声说道:“这世上,没有能回去的感情。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会发现,一切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于心底的记忆。是的,回不去了,所以,我们只能一直往前。”
叶澹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新婚夜,我成了寡妇
媚繞君心,皇後不易寵 末小清
凤凰寨
秦啸刚刚修整完寨门,那日的战况惨烈,他在寨子里的脸面挂不住,很是气愤。
“打听到大奶奶在哪了么?”秦啸问道。
小弟回禀他,“在榕城柳枝村附近,不过那霍少帅也来了。”
又是这该死的霍御乾!
秦啸气恨恨地握紧拳头。
人坐上了车,“想去哪里玩?”霍御乾说话的嗓音清清淡淡,且带着磁性。
天才科学家
“我要去给楚玉买点东西。”想着楚玉明日就要踏上远洋之旅,傅酒想着买点礼物送她。
提到霍楚玉,霍御乾微微一笑,声音有些清冽,“楚玉不乖,这就是惩罚,懂吗?”
傅酒嘴角扯出冷漠的弧度,不去看他,将头倚在窗子上。
霍御乾载着她去了新开的商场,傅酒下了车就没把当霍御乾存在,自顾自的逛着,霍御乾也未有什么怨言就跟在她后面。
傅酒进了一家首饰店,一眼就看上了展示出的那条项链。
店员一看霍御乾跟进来,都马上绷起精神来。
有大胆的店员走过去朝傅酒介绍,“您好,小姐,这一款项链是刚从英国送来的,名为星耀,这块水晶有一百零八个切面,所以带在脖子上一直都会反光,就像是星星闪耀一样。”
傅酒看着那颗闪闪发光的白色水晶,从古至今没有女人抵抗的了闪闪发光的东西。
楚玉肯定会喜欢这个,傅酒心里想着。
“麻烦给我包起来吧。”傅酒朝店员微微一笑,店员心里喜悦极了,心情都已经展现在脸上。
“还有这一条。”霍御乾突兀的插一句话,他指着柜子里的一条项链说到。
傅酒诧异的看向他,霍御乾深邃乌黑的眸子轻轻一扫,“那条自己留着,楚玉用不了这么好的。”
还未等傅酒反应过来,霍御乾已经留下支票接过来店员包装好的两个礼袋。
他拿着礼袋迈步离开,傅酒快步跟上他,“钱我会给你的。”
霍御乾顿住脚步,居高临下看着她,“这是我送给你的。”
傅酒不再开口,默默跟在他身后。
她本就没什么兴致逛,随着霍御乾走出商场,正巧旁边新建了一个电影院。
霍御乾拉住傅酒的胳膊,“去看电影。”
傅酒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副巨大海报画挂在那,上面画着一个一位裹着头巾的女人。
现在的电影还是黑白无声的,电影院也稀少,只有在省会城市才会有,傅酒之前倒是去看过一回电影。
甚是神奇,一个一个人竟在那大幕布上动起来。
傅酒心里也是被勾起了好奇,随后点点头。
医院
张姐掺着西娜起来,西娜对着她说道,“送我回韩公馆。”
张姐只当西娜是韩公馆的女主人,便自行叫了了辆车送西娜回去。
管家见了连忙把西娜掺着回了客房,“二哥呢?”西娜问到。
“韩先生出去忙事了。”管家回答道。
西娜低垂眼帘,似乎在考虑什么,她嗯了一声便让管家出去了。
西娜坐在床边,抚着自己的肚子,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是她与殊哥哥的孩子。
孩子……妈妈会努力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
西娜蹙着眉沉思一会儿,她起身轻手轻脚走出房间,在楼梯口探了探头,管家似乎没在这里。
西娜舒了一口气,她小心翼翼的来到韩洛殊的房间。
回顾身后没人,她推开门进去,西娜随意看着房内的布置。
她走向那张床,缓缓躺在上面,深呼吸,汲取着韩洛殊残留的气息。
嗯?西娜觉着枕头下似乎咯着什么东西,昨晚还未发现,因为昨天她枕的不是这一个。
西娜皱着眉起身,一探究竟将枕头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盒子。
西娜吞咽一口,缓解自己的紧张,心里却也在请求着上天不要是她想的那般。
一个盒子打开,西娜的心脏就像是劈了一道闪电。
那玉手镯不就是上次她在韩洛殊手里看见过得,傅酒的那只!
他竟然!他竟然将这镯子放在枕头底下,日日夜夜与他共眠!
西娜气愤的继续看另一个锦盒里的东西,打开来看,是一条手链。
西娜眼利的发现了,手链上刻着的微小字体。
“To my dear Miss FU!”她咬牙切齿的念出这几个单词。
西娜心里豁然明朗,她原以为韩洛殊对傅酒只是一时的喜欢,却没想到他已经将傅酒看作如此深重了!
他不想要自己与她的孩子,怕是就是为了妨碍他与傅酒吧!
可是,傅酒已经嫁给了霍御乾!
靈明石猴
凭什么?你已经嫁了人却还要与我抢韩洛殊!
西娜恨恨着,听见楼下有脚步声,她慌乱的将盒子收拾起来塞进枕头下面,同一时刻,韩洛殊的房门被打开。
抗戰獨裁者
西娜吓得嚯的站起来,韩洛书走了进来,他面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