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moj人氣都市言情 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木星大大-第536章 不夠看!-56pbo

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什么!”
井元龙面色沉凝,冷声质问道。
“井董,你要是不信,你自己可以过来看。”
絕代梟妻
那名青年说道。
井元龙自然不可能过去看地上的伤者,而且,他先入为主的观念,他甚至都有点认为这些人跟徐夏是一伙的了。
“你们到底是上,还是不上!要是嫌钱少,没关系,我给你们三倍价钱,别贪心不足!这个数,已经不低了!”
井元龙再次说道。
余下的众人面面相觑,这踏马的就翻了两倍,这生意可以干啊,还包了以后住院的医疗费,就算被揍了也没关系,六万块妥妥到手。
而且,不就是挨了一耳光,大不了造成轻微脑震荡,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乖乖相公:爱妻好霸道 红薯宝宝
“井董放心,既然接下了你的生意,肯定会做我们该做的,而且,我们还是老高的朋友,我们信得过老高,自然也就信得过你的人品。”
異鄉口福
“说的没错,井董大可放心,我们肯定会全力以赴!”
三古之红尘问道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就算徐夏再厉害那又怎样,反正徐夏肯定不敢弄死他们,最多受一点伤而已,稳赚不赔的买卖!
“小子,可是你自己找死,就算你能打十个,劳资就不信了,我们二十七号兄弟一起上,还能拿你没办法!”
时空猎者
“和他废什么话啊,弄他就是了。”
“我觉得吧,还是别让井董等的太久。”
“这个的确,上手呗,就算这小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三头六臂!上!”
“……”
一群人不再迟疑,相互打着气,乌泱泱的冲向了徐夏。
徐夏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四面八方都是人,不管朝那个方向闪避,都没有任何区别。
还不如等对方凑拢了之后,再逐个击破!
面对类似的大场面徐夏不是第一次,但这么多的人,都是练家子的情况,又是第一次。
其中有所区别,但对徐夏而言,又没什么区别。
当实力达到能够碾压的程度,会一些三脚猫,和什么都不会,对他来说,都一样。
很快,第一个人那一枚碗口大的拳头凑到了徐夏的面前,徐夏只是脖子稍稍扭动了一下,便轻松的避开。
而后一个靠山崩撞了上去,那人直接就倒飞出去,他的身后正好有几个人,直接将这些人全都撞翻。
徐夏并没有停留,既然要出手,那就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
人生主宰 殇心缘
徐夏犹如一条游蛇,看似毫无章法的到处乱串,实际上每一次的身形挪动,都十分讲究。
每一次都有一个青年壮汉或被一耳光扇在地上倒地不起,或被一脚踹飞,或被肩撞的撞倒一片。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战斗结束了!
现场,再次只剩下井元龙、高黎新,还有井元龙的司机三人。
高黎新都傻眼了,这踏马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力,这踏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踏马绝对是披着人皮的野兽。
暮色余温惜瑾年 觉明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三十七号超级能打的好手啊,放出随便一个人单挑三五个普通人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放在这里,却被徐夏直接给秒了。
高黎新心肝都在颤,他非常清新自己这次没有出手,否则的话,他也会躺在地上。
不过,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人还站立着,徐夏会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高黎新的心里面再也没有了丝毫的侥幸,在榕都的时候,不是他大意了,而是真的技不如人。
说起来,估计当时徐夏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不,应该说只是随手一击,他就败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
井元龙的面色很难看,有担心,有害怕,还有为了维持最后的倨傲,那强行装出来的不可一世。
他是很有钱,但是,有钱得将钱用的出去才行,现在已经没人能够收他的钱办事了。
不,还有两个,他的司机和高黎新。
刚才的打斗,他都看在了眼里,现在才深刻的明白了为什么高黎新会如此的说徐夏有多厉害,不是在吹牛逼啊,而是根本就没吹足。
“高黎新,小李,你们给我上,给我将他揍趴下!”
井元龙见着徐夏一步步的朝他靠近,一下子心头就有些慌了,着急的喊道。
他甚至都忘了,就在一分钟前,他将高黎新当成了叛徒这事。
高黎新摇了摇头,颓然说道:
“井董,没用的,徐夏到目前为止连一口大气都没有喘,说明他还有很强的余力,就算加上我和小李,也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独家战神
司机小李忙摇着头,他只是个司机,工资也只能说一般,好像没必要去替自己的这位老板挨揍。
而且,他才帮井元龙开车没多久,感情没那么深。
就连听说跟了井元龙好多年的高黎新都这样了,他更没必要去冒着个头,非但不会有用,自己还会被揍,太不划算了。
“高黎新!你!”
井元龙气急,自己最后的两名手下,竟然都无动于衷。
“高黎新,这次倒是学乖了,放心,只要不主动对我出手,我就不会伤害你们。”
徐夏淡淡一笑,人已经走到了井元龙面前两三米的距离,
“井元龙,我们之间,是不是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井元龙心头慌得一逼,他习惯了在幕后做推手,当站在了第一线,他的勇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徐夏,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你要是敢对我出手,你想过是什么后果没有!
别忘了,我还是雯雯的父亲,要是雯雯知道了你对我出了手,你觉得雯雯会怎么想!”
井元龙的神情有些慌乱。
徐夏淡淡一笑,瞅着井元龙打量了一番,心头不屑的冷笑,如果井元龙还一如既往的硬气,他还会对自己这位很讨厌的老丈人,多少有一点佩服。
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就怂了,还怂的那么彻底,竟然还将井雯抬出来,这踏马还是人吗?
“井元龙,你哪只耳朵听说了我要对你动手?别脑补的太厉害,你放心,就像你说的,你是雯雯的父亲,我怎么可能对你动手。
不过,你也别开心的太早,有的事,如果说不清楚的话,说不定一个不小心,我就冲动了。”
徐夏不急不缓,言语中带着威胁的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