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kte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七百零八章 插進胸口的小匕首讀書-gwu6r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白敦坐于王座,出现在夏萧身边,这是后者第一次见着白敦的位置。她面若冰霜,又带有一点微薄的期待,希望夏萧说出一些有关黑煌的事来。
絕色貼身
夏萧有些纠结,不停望向左侧,白敦目光瞥了一眼,似看穿他的担忧,道:
“她出不来。”
话落,白敦又起一道磅礴元气所成的封印,紧紧黏在门上,令其散发出玄黄之光,似九龙压门,牢不可破。
见之,夏萧虽说点头,可心里反倒不安,要知道白敦动作这么快,他就少些小动作了。
夏萧略显慌张,似有忌惮,一只手放在被子下,一只手不停挠头且搓被子。但于再三犹豫后,演技很好的他还是看向白敦,如实交代道:
“黑煌给我讲了一些事,大概就是想抢占你的身体,他希望我帮她。”
此话一出,整个幽灵空间都变得躁动起来。黑煌号令,无数魔灵当即以命犯禁,疯狂往外挤,引得门动窗摇,整个房间都晃动起来。
“她来了?”
黑煌的反应果真和夏萧想的一样,这样也好,场面越乱他越容易动手。其实现在这个时候他就可以下手,白敦起身,向夏萧露出的破绽很多。可此时的她运用着元气,身体四周看似空荡无防御,可夏萧还是准备等一等,因为他总觉得白敦这般是故意而为。越是故意,做出的防御越强,只是难以察觉罢了。
坐在床上的夏萧看一眼自己,又紧张看向左侧门的动作全被白敦看在眼里,她身形修长,居高临下的眼神精准而锋利,对夏萧的谨慎弱了很多。
见夏萧没有动作,白敦双手一合,极为纯正的元气猛地再显,但门依旧被推开,其中有无数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夏萧,含着愤怒和责怪之意。
这股波动夏萧并不陌生,无非是魔而已,他现在和那种存在差不多,只是无数眼睛后的黑煌,比渴望生命的魔灵更令人畏惧。她一记眼神令夏萧心魄受损,一口鲜血染红洁白的床单。可这还没结束,一道怨恨的怒吼从九层地狱下来,带着滔滔魔气,直取夏萧性命。
“夏萧——”
穿越之胡作妃為
若夏萧告诉白敦,黑煌成功的几率会一小再小。可夏萧并没有悔改之心,反而无比坚定,从那对眼睛就可看出。其中,魔气袭来,但被一只宛若白玉的手掌拦住。
“没有问你话的时候,就乖乖待在里面!”
白敦说罢,白门不断关上,就要冲出的魔灵一一发出嘶哑挣扎之声。他们难以和白敦的力量相抗衡,于是,黑煌于万魔簇拥下出手。她是万魔之首,有很多臣服于白敦的存在,都被她活生生打服,若打不服,便将其吞噬。
黑煌就这般霸道的成为首领,此时一道魔气轰在门上,似一脚踹门,令其猛地大敞。顿时万魔闯入,整个房间都被魔灵的嚣叫覆盖。两个男人躲在白敦身边,惊愕的看着这等场景,可白敦怒目时,有所差距的实力还是展现出来。
“谁给你的权力命令我?”
我从宋朝来 一诗一词一小说
“放肆!”
一声喝过,与地狱相通的大门再次紧闭,关前如鲸鱼吸水,不留半点空隙。叛逆千年的黑煌于无声中被关押,连同房间中的暗色一起。
当房间重回白色,怎么都看着顺眼。男人在白敦挥手下离去,而后重新坐下,望向气息低靡的夏萧,目光逐渐不屑。
“一记眼神就令你这样?”
重生未来之养成
“我的实力可不像你们那么强。”
夏萧苦笑,他本做了些准备,可黑煌的力量径直穿透,直进他体内,他能有什么办法?不过黑煌被重新关进幽灵空间,夏萧也该说出黑煌的详细计划。
魔灵在撞门,黑煌在敲窗,她盯着夏萧,想让他闭嘴。
“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真的以为告诉白敦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封锁烙印的办法,还在我这!”
黑煌想撕烂夏萧的嘴,又等着夏萧来一场华丽的逆转,可他磨磨唧唧的样,似在权衡利弊,不像会立即动手。
“如果我告诉你黑煌的事,你能否放我走,让我回家?”
“大战在即,等先祖成神,便要挑战语尚言。就算你走,烙印没有被封锁,也难逃一死,她渴即狂饮,你的元气虽不多,但能令其解决燃眉之急。不如在擎天宗等着,等能抵挡封印带来的压力,上完枷锁再走。我可以给你换一处住所,再找几位侍女作伴,若你想要灵药吸收其中元气,我也可以给你。”
光是侍女和灵药,就足够人留下,可夏萧现在只想回去,他要告诉天下人即将发生的事,让众人做好准备。
现在时候已不早,两个多月显然太过紧张,对手可准备了千年。可白敦看着自己的眼睛,迟迟没有妥协。
“你这么忠诚,现在都还想着为雀旦行事,想着将我留住并杀掉我,以此减少语尚言恢复实力的可能。可他已经放弃你,因为给了黑煌能杀死你的武器。你将成为祭祀上的第一缕香,以供雀旦吸纳,令他重返人间。可你还傻乎乎的为他考虑,真蠢!”
“你知道什么?”
“黑煌有一套详细的计划,我全都知道。而且只要我配合,她就能抢夺你的身体,至于你的元气,大概会和生灵之气一起被你亲爱的先祖大人吸食。你觉得这样的交换值得吗?你付出自己的一切,却什么都没换到。”
夏萧再三强调她会死,可白敦始终都在沉默,其实夏萧不知道她为何纠结,再次劝道:
暗斗
“只要你现在将我送到学院,你保证你不会有事。”
黑煌之前的动作证实夏萧讲的都为真,否则她不会那么激动,可白敦摇了摇头。
“先祖怎样做是先祖的事,黑煌怎样做也是她自己的决定,我只做我觉得对的事!”
“可你会死,懂吗?你努力了这么多年,教皇他们都没看透你,你却甘心这般死去,你觉得值得吗?你并未沾染魔气,你还有机会重回正道,这场所谓的圣 战不会有结果,你们也赢不了!”
“不可能!”
白敦眼眉若剑,猛地刺向夏萧,令其心悸。他以前这般劝过汪娅萍,现在又劝白敦,可前者起码还有点反应,不像白敦丝毫不为之所动,甚至因为夏萧的话想再度动手。她语气强硬,朝夏萧向前两步,并抬起犹若削葱根的手指,朝夏萧的脑袋而去。
“你有何能力否定我准备千年的事?又有何底气和我讨价还价?你甚至没有和我做交换的筹码,我倒要看看,你和她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星際強兵 閃爍
白敦对夏萧抱有怀疑的态度,一个小小的他,能带来什么威胁?就算配合黑煌,又能闹出怎样的风波?她显然轻敌了,并为此陷入危险的地步。
白敦想再次窥探夏萧的想法,可撬开脑袋带来的疼痛,是怎么提升实力也抵挡不了的。毕竟实力越强,经历的事情和思考的问题也会更多,他们被人翻动时的痛楚,就像脑袋被一把刀插了无数遍。
夏萧记得师哥说过,这种行为稍不留意就会损坏人的记忆,所以夏萧准备动手。他之前说那么多,只是想为自己的阵营招来一位被黑暗遗弃的人。可现在这个站在黑暗和魔道之外的人,依旧不愿意跟随他们,那夏萧就不客气了!
本不想出手的夏萧在头顶冒出一股元气时,猛地吸纳一口天地元气,顿时实力大涨。
白床破碎,夏萧于电光火石间握着手指长短的匕首穿透白被,朝黑煌刺去。这是夏萧第一次见着它的样子,短小精悍,浑身呈漆黑色,可其上泛起的波动极强,即便白敦蹙眉控制空间,将夏萧的右手臂绞碎,它都没有半点损伤,甚至没有停下移动,继续前进。
眼前,鲜血似大雪般飘散,失去右臂的夏萧猛地在麻木之余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令其大脑一片昏黑。将骨头都绞成细小碎渣的力道令夏萧双眼充血,破碎的被子一片狼藉时,他面孔扭曲,可眼里的匕首呈一道斜线,继续朝白敦而去。
虚空奇恋
重重空间阻拦,匕首依旧前来,时间被停滞,却没影响到它。不被任何力量束缚的匕首带着汹涌似海的魔气朝白敦拍去。她欲后退,可一步之后,身体却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匕首令胸口的宝石破碎成一片晶莹,刺进她的血肉当中。
将死之气缠绕全身,白敦面露惊慌一瞬,下意识释放元气,想把匕首拔出,却迟迟动弹不得。她之前还怀疑夏萧说的话,毕竟以他的实力,怎么配合黑煌杀死自己?就算先祖给了黑煌能杀死自己的武器,夏萧也使用不得。
諸天輪回 月舞紅塵
现在白敦才明白,原来是这般武器,为了杀自己,真的不惜代价吗?还是说就像夏萧所言,她已成为这场圣战的开端,将被雀旦吸收,以此在冲破封印的前提下更大程度的恢复实力。
“这……”
夏萧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敦身后的魔气,它们不断涌动翻腾,成一头强健有力的黑龙,苍老却一手捏住白敦细柔的身体。
大荒五大势力之一的擎天宗宗主,就这么被一把手指长的匕首轻易控制。雀旦的实力,光是这么看,都强到一个极为夸张的境地,夏萧根本无法预测,但肯定在云巅之上,甚至再之上,可那等境界,大荒已无人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