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86e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txt-187.長十郎vs自來也熱推-zgrg2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鸣人那不只是简单一拳头,而是在我爱罗的脸上贴上了一张起爆符。
而现在起爆符引爆之后,我爱罗的近身防御沙之铠甲没来得及挡下如此快和近距离的爆炸。
部分爆炸的威力作用在他的脸上,当即被轰飞出去。
同时,脸也肿了。
被打伤不要紧,但是被打脸而且还打肿,这就过分了。
我爱罗脸上的“爱”字已经血肉模糊,他的半边脸已经残了,失去了一切直觉,甚至另一只耳朵直接失聪。
脑袋里嗡嗡嗡作响,已经整个人懵逼。
“该死,你这家伙!”我爱罗爆发出一声巨吼,破损的半边脸颊膨胀起来,形成一尾的半边脑袋,同时半个身体也进入尾兽化状态。
一尾的尾兽气息,充满了阴冷暴力,当即宣泄出去,让周围观看比赛的忍者观众们一个个倒吸一口寒气。
“尾兽化了,有意思,这样战斗就更加有趣了。”斑脸上浮现一丝冷笑。
我很旺夫 肖婭
墓之魂 北派二少
大聖之戰 二逼書生
回头看向叶晨,只见叶晨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对于他们这些神来说,即便是看尾兽打架,也仿佛像是看小孩子打架一样,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是对于其他的忍者来说,尾兽曾经也给他们带来过恐惧,有关尾兽伤人的时间也时有发生。
就是关在笼子里面的狮子,也不是可以随便招惹的。
“尾兽暴走!难道没有人管一下吗?”
“太可怕了,擂台上似乎有些失控了,这样下去,恐怕会尾兽暴走!”
倾城绝宠
忍者们看到,擂台上我爱罗已经完全情绪失控,一巴掌将鸣人拍飞,而且拍飞的还是本尊。
鸣人在擂台上面翻滚了好几圈,最后直接掉出了擂台范围。
尾兽化这一击,哪怕只是一半的尾兽化,威力也是强大的可怕。
显然,胜负已经知晓,掉下了擂台,按照点到为止来看,已经败了。
鸣人从擂台下面站起来,整个人的脸完全肿胀起来。
刚才他炸了我爱罗的脸,现在我爱罗这一反击,就是对鸣人的回敬。
然而,我爱罗瞬间便出现在鸣人面前,尾兽化的爪子拍击而过。
啪!
鸣人举起双臂抵抗,当场被击飞出一百多米!
而已经狂暴的我爱罗,也瞬间再次追上去!
观众席上的忍者们,已经有三分之一选择离席,这战斗显然会波及到他们。
如此猛烈的战斗,他们可不想被卷入其中。
“真的尾兽暴走了,难道木叶之神不打算插手吗?”
“胜负已经分出了,我爱罗大人,别打了!”
“大家快逃啊,擂台要爆了!”
观众们已经很混乱。
另一边,雏田等鸣人的亲友团,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惊惧。
“鸣人,不要紧吧?”雏田不确定鸣人还有没有命回去,不过看刚才那被揍的一下,估计已经严重毁容了。
刚摔出去的名人,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脸朝上,又看见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我爱罗。
我爱罗已经整张脸变成了守鹤的样子,这一幕似曾相识。
豪寵小萌妻:買個老婆回家愛
当初中忍考试的时候,他便面对过这样强大的我爱罗。
而此时尾兽化状态的我爱罗,比之当初更加可怕。
噗!
我爱罗的大爪子拍击下来!
鸣人眼睛紧闭,知道自己难逃此劫。
只是,片刻之后,自己的脑袋并没有被打爆。
睁开眼睛,木叶之神正挡在他面前,单手挡住了我爱罗狂暴一击。
木叶之神叶晨脸上依旧镇定自若,而我爱罗完全尾兽化的脸上,抽搐着,让人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失去了自我意识。
重生最強商女:首席,寵上癮! 鳳不羈
但明显我爱罗的身体在颤抖,这是面对木叶之神在恐惧?
“胜负已经分晓,你还想再打?”只听叶晨淡淡问道。
我爱罗脸色僵了一下。
他已经和一尾心意相通,能够控制住守鹤,因而拥有自我意识的我爱罗,当然明白站在他面前的木叶之神有多恐怖。
当即,我爱罗脸上的尾兽化状态消退下去,连着身上的尾兽化状态也一并消退,浮现出那肿胀的半边脸。
另外半边还完好无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歉意,“不好意思,刚才没有控制住。”
叶晨明白,我爱罗哪里是没有控制住,根本是脸被打了,想要报仇。
而此时鸣人的脸也完全肿胀,这算是仇得报了。
在叶晨面前,我爱罗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为自己的鲁莽道歉。
叶晨也没有惩罚他,说道,“获胜者,我爱罗!”
毕竟,叶晨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偏瘫哪一方。
妻祸 高和
一个瞬身,叶晨又回到了自己原先的座位上,这速度,比之传说中的黄色闪光还要强大太多。
“下一场,自来也vs长十郎!”
随着叶晨话落下,水之国那边的拉拉队欢呼雀跃。
照美冥在背后说了一句,“我等你凯旋归来。”
长十郎身体直了一下,点头道,“我会的,哪怕对手是木叶的三人之一,我也会不辱使命。”
在长十郎的认知之中,自来也已经是非常老的人物了,虽然曾经声明赫赫,但是如今已经垂垂老矣,别看他还很有精神,估计是打不动了。
因而长十郎趁着自己年轻,战胜自来也应该不困难。
台上。
长十郎脸色认真,而自来也却抠了抠鼻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自来也的对手这么弱,要是输了那就太可笑了。”大蛇丸说着风凉话。
“毕竟不是每一个忍者都能像我们一样,保持年轻的样貌。”纲手在一边位置上,双手环抱身前。
自来也抠了抠鼻子之后,然后一吹。说道,“厉害的对手已经比过了,剩下都是一些年轻人,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子。”
“你说什么?”听着自来也这种贬低的话,长十郎即便冷静,心中也有反感。
“是不是比过之后就明白。”自来也说道。
长十郎当即从背后拔出太刀,那只是一柄普通的刀,因为他的双刀鲆鲽已经送给了枸橘神乐。
虽说是普通太刀,但以他的剑道来说,依旧能够发挥出水平。
用很快的速度向着自来也奔去,同时手中太刀一个横砍。
自来也背后的白色头发却盘起来,形成巨大的帷幕,将他的身体遮蔽在其中。
长十郎的太刀就像是卡壳一样,没能在寸进。
脸上有些惊讶,但很快便冷静下来,他是听说过自来也的这一招忍术的,攻守兼备,也是一种强大的全面防御。
立刻向后退开!
不过似乎有些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