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y5s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夏逆 楚白-第二百零五章、趙心誠閲讀-sdrpj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体面”是什么意思,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说法。
純純總裁妻
比方说潘龙前世,若是说一个人“体面”,那必定是他在科技文化体育等方面有卓越表现,得到许多人的欣赏和赞扬。
潘龙的朋友里面,着实有好几位体面人。
比方说有一位学历史出身的朋友,中年时代大概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奔波于经济落后地区,调解因为历史、宗教等原因造成的民族矛盾,六十岁的时候拿过大联邦人文奖章,后来一把年纪了还参加了半人马座开拓队……
警花的情感迷途:欲望官場
潘龙年纪比他大,没等到他的开拓结果出来就去世了。若是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一样,他们现在应该顺利抵达半人马座,建立人类文明史上第一座太阳系外的永久居住地了吧?
那兄弟死的时候,估计联邦新闻都要专门给他开个起码十分钟的回忆录……
可真是太体面了!
当然,也未必要这么牛逼才可以体面。当初他们小区有个老人,几十年如一日在社区热心公益,今天帮你明天帮他,一辈子下来倒也没做过什么救苦救难的大事,就是做了数不清的热心肠的事情。
那位老人一百二十岁大寿的时候,社区特地为他绘制了一副占了整片墙的壁画,名为“花甲重开,情暖人间”。
这也是很体面啊!
潘龙又想到了。
自己前世可没混到这样的待遇,追悼会上,除了自家儿孙朋友之外,还会有谁来呢?
大概没有了吧……
穿越狂妃,凤逆惊天
这么一想,自己前世其实真的不够体面。
而九州世界的“体面”,却又与前世颇有不同。
这个世界的体面,更多注重“死”。
一个人死的时候,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漂漂亮亮,就是体面。
至于这人生前干过什么事情,是热心助人也好,是自私贪婪也好,是德高望重也好,是臭名远扬也好……都无所谓。
只要死得漂亮,那就体面了。
这个“体面”的要求,比潘龙前世低得多,也容易得多。
具体到赵贤达的身上,大概就是……潘龙打死了他之后,需要把他的尸体带到山海图里面去,动手收拾整理一下,弄得整整齐齐的,最好是脸色红润面带微笑,立刻就可以推出去直奔追悼会会场的样子。
这就是赵心诚的要求。
这个要求并不高,只要别失手把他打得灰飞烟灭,就算被轰成肉酱,也是可以重新拼凑起来的。
对能够将力量控制入微的真人来说,只要自己填补一些小细节,的确可以把一团肉酱重新拼凑成人的模样,并不会花费多少时间。
当然,赵心诚也不是空口白牙找他帮忙,作为代价,这位巡风司主官提供了赵贤达可能出没的几个主要地点。
首先是他的家,陈国公府。
陈是战国时代的一个国家,以国为封号,意味着赵贤达这一系曾经有过极大的贡献,本身功勋就足以封爵。
按照大夏的规矩,天子的兄弟封王,一般封号是“逍遥王”、“安乐王”、“太平王”之类。
这些王爷的儿子则不能继承王爵,只能降级为公爵,多以“顺和公”、“宁永公”、“长福公”之类。
再往下一代,如果没有足够的功绩,则降为侯爵。然后是伯爵、子爵、男爵……到了男爵这一代,若是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功绩,则彻底失去爵位。只保留宗亲的身份,没有什么额外的优待了,也不能再被称之为“诸赵”。
大概就类似于前世汉末三国时代刘备那个“汉室宗亲”——那个级别的汉室宗亲,当时保守估计也有十万八万……
若是诸赵有了功绩,能够延续爵位的,那么首先要转封。
转封,就是改变封号。从这种没有实际封地的“名封”改成“领封”。
这意味着要在大夏国土里面选择一个地方,成为他名义上的封地,将当地的赋税作为他的俸禄。
领封也是要立功的,如果三代以内没有足够的功劳,则从领封降为名封,此为“降参”。
比方说赵心诚自己,他目前就是华阴县侯。这个县侯的身份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按照他的情况,不出意外,应该足以维持爵位——也就是说,日后若是他儿子、孙子、曾孙三代都没有配得上“县侯”这个等级的功勋,就要降参,变成华阴侯、华阴伯、华阴子、华阴男,最后完全失去爵位。
华阴县侯和华阴侯,虽然只多了一个字,却有天壤之别。
县侯不仅多一份俸禄、可以多传几代,而且如果有人立功受封华阴县,那么“华阴侯”是要改封号,给“华阴县侯”让位的。
大夏的爵位,大致上是第一等王爵——王爵不设封地,只有封号,第二等国公,第三等郡公,第四等列公——就是只有封号没封地的那种,接下去是郡侯、县侯、列侯、县伯、乡伯、列伯、乡子、亭子、列子、亭男、列男。
一共十五等爵位。
在这十五等爵位之中,有一个特别的类型,就是实封公侯。
这类公侯不仅有封地,而且封地的政治民生都由他们自己管理,朝廷除了驻军之外,不对当地的民政作任何干涉,也不从当地征赋税徭役。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 茵茵青草
实封公侯并不在十五等爵位之外,但实封公侯却有超然的地位——他们世袭罔替,除非犯了罪被剥夺封地之外,否则世世代代都能拥有爵位和封地。
可实封公侯们想要不犯罪,说实话也不大容易。大夏初年的实封公侯们,五代之后还能安安稳稳没有因罪夺爵的,只有不到五分之一。
皇帝又不是做公益事业的,谁愿意把领地分封出去啊!
所以实封公侯的后代如果自问没把握能够守得住封地的,往往会选择向朝廷交还封地,从实封降为领封。
重生之豪门弃妇 伍绮罗
对于这种懂事的人,皇帝往往也会给面子,一般都会特旨三代或者五代免勘——免勘,就是不核功绩,等免勘满了,才重新进入三代降参的流程。
当然,像是“绥山公”这种,虽然既不是国公也不是郡公,但实际上却是实打实的绝对不会被撤销封地的。
……人家背靠着仙佛,哪个神经病会去招惹他?
大夏亡了任长生都不会亡!
赵贤达这个“陈国公”自然是有功勋垫底的,他们家这一系,世世代代都修炼“大自在天王咒”,为大夏皇家训练暗卫,可以说是皇室的心腹。
有如此功绩,自然足以维持国公的爵位。
实际上,陈国公这一系,即便在诸赵里面,都是名列前茅的。
相比之下,赵心诚家这个华阴县侯,就差了一大截。
看着潘龙匆匆离去,赵心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苍渊说:“子海(苍渊字子海)兄,我会不会做错了?”
“此话怎讲?”苍渊一边批改案卷,一边回答。
“我让潘兄去找陈国公,估摸着陈国公就死定了。”赵心诚低声说,“潘兄乃是豪侠出身,性烈如火。陈国公虽然平时喜怒不形于色,但也是个极为固执的人。他断无可能低头认错,出来为商驿骑作证……那结果就只会有一个。”
“你认为他不该死?”
“我只是觉得……他乃是天子心腹,他会出手做这件事,背后只怕是有……”
苍渊抬起头,打断了他的话:“陈国公的背后只可能是太子,不可能是天子!”
“子海兄为何这么有把握?”
“天子和洛南兄之间,不需要玩这样的手段。”苍渊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
但赵心诚却苦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很显然,他并不相信苍渊的话。
身为诸赵,他自问比苍渊这个外人更加了解帝家,了解天子帝壬辰,以及两位皇子。
在他看来,或许直接去劝说赵贤达的,可能只是太子帝河东,但如果天子没有给赵贤达一些暗示,这位自从叔叔赵忠武死后,就一直安分守己几乎无所作为的诸赵真人,绝对不会自降身份,搞这种鬼蜮手段。
人家毕竟也是皇家暗卫的教头,总归是要点面子的吧!
至于苍渊说的那些,他也就只是笑笑而已。
手段?坐在天子宝座上,跟谁不是在玩手段?
别说跟儿子,就算夫妻之间,难道不是整天在玩手段吗?
而且,长久以来,巡风使和暗卫互为表里,构成了直接听命于帝家的秘密武力。如今暗卫几乎彻底覆灭,巡风使一家独大,天子真的愿意看到这种情况?
恨情劫商女太冷血
说一句僭越的话,若是赵心诚自己当天子,也要找个理由,暂时把巡风使系统压制个两三年,至少要等新一代的暗卫能够接上班,才可以放开对巡风使的压制。
为君之道,首先就在于掌握平衡。
——————
所以这次暗卫教头赵贤达出手,只怕也是天子在暗示什么。
可这些,他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了解苍渊,也了解潘龙。
这两个人都是那种正直之人,对他们来说,世界上的事情只有是非对错,仅此而已。
至于权力地位、金钱财富……他们并不是很在意。
潘龙此去,多半要杀了陈国公赵贤达,从而惹怒天子。
但……惹怒了也就惹怒了。
像潘龙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把“天子会生气”放在心上的。
相反,说句不客气的,天子会生气,他潘龙难道就不会生气?
天子生气,无非区区几十年的事,他潘龙日后可是要修成长生的,他生了气,那便是天长地久海枯石烂……自己考虑考虑,两者相比,哪个更麻烦?
想到这里,赵心诚突然想要笑。
自从变法以来,巡风司面临的压力就越来越大,麻烦与日俱增。
他身为巡风司主官,尽管有帝洛南支持,有苍渊相助,也渐渐觉得压力太大,让人有些疲惫。
赵心诚既然来巡风司做事,内心自然是想要利国利民、匡扶正气的。可他在巡风司做得越久,就越明白,大夏如今的问题,真的不是区区一个巡风司能够解决的。
对于帝洛南的变法,他举双手支持。可支持归支持,他内心并不看好变法。
这套变法计划,实在损害了太多达官贵人的利益!
就算是天子,面对这么多利益受损的达官贵人,也只能让步。
所以他从来没指望过变法成功,而只希望能够有所成果,让大夏的情况有所改善,就已经足够了。
小世界其乐无穷
现在这一波反击,想来是天子也觉得变法的程度太深、步子太大、得罪的人太多,让他有些担心,想要收一收了。
按说他赵心诚既然理解了天子的想法,就该体察上意,配合保守派的进攻,将变法暂缓一下才对。
但是……当这个选择到了面前,赵心诚却又觉得不甘心。
这就结束了?
嫁入高门的女人
王妃掀桌:妖王不好养
他们辛辛苦苦那么久,才刚刚得到一些成果,谈不上吃肉喝汤,不过是才闻闻味道,这场盛宴就要收场了?
凭什么啊!
别人不说,巡风司上上下下几千号人,这几年花了多少心思!多少明争暗斗!光是殉职的就有一大批!
这就结束了?
凭!什!么!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理智的明智的冷静的人,但当“凭什么”这三个字在他心里冒出来的时候,顿时就像是往满地灯油上扔了一个火把,熊熊燃烧起来。
是啊,凭什么要他们让步?
凭什么不能是让那些保守派再让一次步?
他们家底殷实着呢,再让十步八步都不会伤筋动骨。
巡风司这么辛苦,流汗流血,哪里能够就这么算了!
最起码,也要把那些盯着巡风司不放的眼睛给戳瞎了,把那些想要打击巡风司的爪子给剁了!
所以他刚才,虽然略有犹豫,但终究还是把赵贤达可能出现的地点,都告诉了潘龙。
陈国公府什么的,都不算什么,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一个隐秘的训练营。
那个训练营没名字,却非常重要,是训练皇家暗卫的主要训练营之一。
它的位置极为隐秘,别说外人不可能知道,就连诸赵各宗的宗长,也罕有人知道的。
赵心诚自己,还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了这件事。
按照他的估计,陈国公赵贤达,多半就在那个训练营里面。
潘龙此去,赵贤达必死无疑,那个训练营,大概也要完蛋。
“这样也好。”他在心中对自己说,“彻底断了天子想要快速重建暗卫的心思,他大概就只能重新依靠巡风使了。”
毕竟……对天子来说,巡风使终究也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