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g8t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五十八章 開始讀書-8pjez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什么,要我儿做那西游路上的劫难?!”
芭蕉洞内,铁扇公主有些发懵,以她的地位,还不足以接触到这三界大劫的秘辛。
无当圣母见状,道:“公主,这是一桩喜事,那西游之路上的劫难,俱都有功德可以收获,而且以这小侄儿的身份,亦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西游九九八十一难,固然是三界大劫,但是在圣人不插手的情况下,已然成了三界神魔分润功德的一场盛宴。
佛门为了保证不出岔子,也很是大方,九九八十一难,他们自己只占了些许,多数都是分润给了三界各大势力,人阐截三教和三界各路仙神,都是拿了不少。
此番无当圣母亲来这翠云山芭蕉洞,便是奉了通天教主的命令,将截教手中的劫难分润给这一对母子。
逆天至尊
之所以如此做,却是因为一方面截教门中各大亲传对于这些过家家一般的劫难委实是提不起兴致,另外一方面则是通天教主到底是个念旧的人,心中对于陪他亿万载岁月的牛魔王很是有几分旧情,这才特意下令,想要照顾一番牛魔王的遗孀。
“妾身谢过圣人,谢过大师姐的一片好意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铁扇公主行了一礼,道:“只是此事干系重大,妾身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还请大师姐容妾身思虑一番,再给个具体答复。”
功德虽然好,但是如今红孩儿已然拜入无天门下,对于那些所谓的功德,铁扇公主并不是如何看在心里。她当下只想红孩儿好生修行,早日习得神通,不说报仇雪恨,总是要有自保之力,这样她心里才安稳。
莫元的神通,在轻易捏死她父亲波旬之际,她算是有了一个清醒直观的认识,那当真是三界最顶尖的存在,在其手下她母子二人逃得一条性命已然是侥幸了,不能贪图再多。
无当圣母不知无天到来,她心里还是想着叫这母子二人答应下来,是以耐着性子解释道:“功德之力,如是用的好了,对于修行无疑是大有裨益,如西游功德这般,得等一个大劫的时日方有机会,还望公主勿要错过。”
“大师姐所言,妾身记住了,妾身必然会郑重考虑,只是怕需要几日光景。”铁扇公主答道。
见她不肯一口应下,无当也不好再劝,她自怀中掏出一枚符篆,递给铁扇公主道:“这枚符篆,还望公主收好,只要捏碎,贫道自会知晓。”
“如此,妾身便谢过大师姐了。”铁扇公主收下那符篆谢道。
事情已然了解,无当圣母自是不会多待,说了两句客气话,随后便告辞离去。
待此人出了芭蕉洞后,那铁扇公主冲红孩儿道:“西游劫难功德一事,还需问过你师父才是,你且随我前去那血海,见过你师父再有决断。”
红孩儿自然是尊奉母命,两人收拾一番,令麾下妖魔看住洞府,当即便朝着血海而去。
……
自剿灭妖师宫后,三界却是再无大事发生,迎来了久违的平静期。
晃眼之间,便是百余年岁月过去。
这一日,南瞻部洲大唐国内,一处大河之上,一只大船行驶在河中心,其上喊杀之声震天。
却见得那船上数十名手持兵刃的魁梧大汉,正追着船上十数位兵丁砍杀。
那些兵丁虽然甲胄在身,配合娴熟,但是奈何这些大汉都不是寻常人物,加上船上摇摇晃晃,空间狭小,无法施展开战阵,完全不是那些魁梧大汉的对手。
这些兵丁死死守着一处舱门,那舱门前站着一名模样俊秀的儒生,这儒生满脸的着急恐慌,一会儿看向外边的厮杀局势,一会儿看向舱门之内。
那舱门里面,有女子的惊呼吃痛之声接连喊起,似乎是其内有孕妇在待产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进,那些兵丁接连出现伤亡,眼看便要抵挡不住之时,这些兵丁为首的一位面露绝望之色,却是嘶吼一声,高声喝道:“保护小姐,誓死保护小姐!”
话音落下,其人已然拖着长刀,一马当先冲向了那些大汉的首领。
一众兵士见状,都是面露绝然之色,手持兵刃紧紧跟着那首领,朝着匪首攻杀过去!
那一众大汉的首领见状,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面对迎面杀来的一众兵士,却是不闪不避,手中大刀当头便朝着那些兵士砍去!
傳奇領主 楓葉12號
刀光凌厉森寒,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惨烈杀气,直奔那些兵士而去。
那些兵士有心想抵挡,奈何这一刀太过于刚猛霸道,只听得数声闷哼,随即几颗大好头颅便扑通扑通掉落在地,却是尽数都被斩杀!
一时之间,场中还站立的除了这些凶神恶煞的大汉,便只剩下那一名俊美书生。
前半生 李紅藥
这书生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偏偏双眸还不时的看向那舱房之内,眸中满是着急的神色。
那一众大汉的首领乃是一名面有刀疤的中年汉子,此刻其人长刀染血,浑身煞气遍布,他哈哈大笑道:“陈光蕊,陈大人,想不到某家今日有机会取文曲星的位置而代之,说起来,某家还是要谢过大人了!”
“贼子,你胆敢截杀朝廷命官,陛下不会放过你的!”那书生厉声呵斥道。
“陛下……”
那大汉冷笑一声,道:“天高皇帝远,陛下又如何知晓你这厮被某家杀了,且安心的去吧,汝妻儿,某家替你养了,来人,送他上路!”
他身后的喽啰轰然应命,随后便拿着刀剑便欲上来结果这书生。
可怜这书生做学问的功夫是冠绝天下,这拳脚上的功夫却是完全不能看,不过三招两式,便被那两喽啰砍中两刀,随后一脚踹翻在了河里,血水染红了一片河水!
而当此之时,那舱房之内传出来了一声极为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伴随着这啼哭声的,则是在那舱房之内,有一缕缕佛光亮起,随后极是好闻的梵香充斥满了这一艘大船!
这诸般异象将这些凶恶大汉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亦是惊动了三界之中无数神佛!
……
灵山,八宝功德池畔。
接引和准提两尊圣人盘膝坐在蒲团上,四只眸子死死的盯着那大河的方向,眼睛眨都是不敢眨一下!
那小小一个婴儿,可是寄托着他们佛门的兴衰,是他们二人谋划万古好不容易挣来的希望!
“十世轮回,今日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准提圣人感叹一声,道:“金蝉子这次诞生,便可正式开启取经之路,你我师兄弟二人也不必一直提心吊胆了。”
这两位圣人从来都不担心取经,取经路上有他二人照看,根本不可能出什么茬子。
他们怕的是在这金蝉子轮回转世的过程之中,十世好人的修行,整整五百年的岁月,他们要盯着那猴子,盯着那头猪,还盯着各方势力,根本无法全力投入护住金蝉子。
而道门那三位圣人也不必下杀手,只消用些阴私手段,让金蝉子长歪,断了他十世好人的修行,这取经一事,便是功成,也会变成三界的笑柄。
一个品行不端,有明显污点的取经人取得真经,你叫他们佛门如何自处?
好在这一切都没发生,诸事进展的颇为顺利。
接引佛祖面容悲苦,看不出一丝放松之态。他低低喧了声佛号,道:“该观音上路了。”
……
大雷音寺。
一尊千丈大佛端坐在金莲之上,满面慈悲祥和,正在说玄讲法。
蓦然之间,他口中经文一停,看向南瞻部洲方向,心中满是欢喜。
殿内众僧见得这大佛停讲,心中都是打了个咯噔,以这位世尊的定力和道行,但凡将他惊动,则必然是三界之内出了什么大事!
“阿弥陀佛!”
侍奉在一侧的阿难尊者双掌合十,颔首一礼,道:“敢问我佛,三界之中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那大佛面露祥和笑意,道:“不错,好叫诸位都知晓,那南瞻部洲之上,将要前来我灵山雷音寺求取真经的佛子已然诞生,是以老僧这才停讲。”
佛子诞生?!
殿内一众神佛心中大惊,他们身为佛门弟子,对于佛法东传一事岂有不知之理?
那金蝉子轮回转世第十世便是取经人,这代表着这一场西游大劫,正式来到高潮的地步,也不知道多少神魔妖鬼要惨死在这劫难之下。
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他们佛门发扬光大的一个好机会,能不能与道门相抗衡,便要看这次西游大劫了!
殿内一众神佛都是齐声喝道:“恭贺我佛如来,佛门大兴有望!”
世尊如来轻轻点头,随即道:“观音尊者何在?”
靠近如来莲台附近的一位白衣菩萨当即出列,她手托杨柳玉净瓶,行了一礼,道:“弟子在。”
“那取经人即将遭受劫难,且命尔率四大金刚、五方揭谛、一十八位护法伽蓝即刻下界,护住取经人性命,万万不可使他受到伤害!”如来吩咐道。
殿内立时有一位位神佛从各自位次上站了出来,齐聚在观音身后,与观音齐声应道:“谨遵我佛法旨!”
观音道:“启禀我佛,弟子等人即刻下界,必然会看住佛子。”
雪蓮上的蝶
……
三十三天外,离恨天,兜率宫。
三尊道人呈三角方位各自坐在蒲团之上,却正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这三尊圣人。
三人亦是如那接引准提二人一般,目不转睛的看着南瞻部洲的情形。
那通天教主亦是面露感叹之色,道:“总算等得这厮出世了,五百年时光,等得我都急死了!”
大劫开启,诸圣自然都睡不了安稳觉,通天教主这么个前车之鉴就摆在众人眼前,任是哪一位圣人也要有所提防,以免陷入被诸圣算计的局面。
“眼下,该吾等的门人下界了。”
太上老君道:“两位师弟,还请密切注视灵山与娲皇宫的动静,万不可让他们算计了。”
“师兄放心,贫道已然布置妥当,此番我阐教劫难众多,如是佛门胆敢造次,那贫道便要逼得他们取不成经!”元始天尊极是自信的道。
不提佛门原本许诺给他的劫难,单说莫元手中的五次劫难,只要使起坏来,便足够佛门喝一壶的。更不必说阐教门中莫元和杨戬两位都是三重天准圣,闹腾起来,佛门除非圣人亲自出手,不然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让取经人顺利通行的!
“两位师兄既然这般怕那佛门搞鬼,不如叫我出手杀了这取经人,断了佛法东传一说,岂不是一了百了?”通天教主跃跃欲试的道。
他与佛门之间的仇怨,是完全能做出这般事来,也是想做出这般事来的。
穿越之陌上花開 小雪
然而太上和元始齐齐摇头,那太上老君脸色凝重的道:“师弟切勿胡闹,五百年后,佛门便将迎来劫难,这劫难乃是师父和魔祖定下,不容更改,是以这一劫佛门务必大兴,吾等只需看住他们,却是万万不许打断佛法东传的进程!”
佛门是那两位选好的棋盘,照通天所言,将佛门玩崩盘了固然是心里舒服,可是难保那二位不会接下来将他道门作为佛门的替代品,为了出一时之气而这般做,却是万万不值当的!
元始天尊亦是劝道:“烦请师弟暂时忍上一忍,待魔劫之际,自然是有师弟出气的时候。”
通天教主见二人都反对,却是笑了一笑,道:“我只不过是说笑而已,两位兄长不必紧张。”
“师弟是说笑便好!”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大袖一挥,一缕仙光自兜率宫内升腾而起,随即兜率宫内,便有数道光华先后奔涌而出,直奔南天门而去。
“且去且去,那猢狲吃了贫道这么些仙丹,汝等可不能轻易的将其放过了!”老君笑道。
那奔涌而下的光华内传来了几声童子的欢笑和牛哞之声,随后便是消失在南天门外。
……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
混沌之中的紫霄宫内,魔祖罗睺看着那婴儿的诞生和各方的反应,笑道:“鸿钧老儿,这一劫,你是输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