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1m6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覓仙道 線上看-第1322章 三十六計,走爲上計推薦-h18d4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一来可以四处走走,增长见识,寻找机缘。
二来当初飞升灵界的时候,自己与灵儿意外分开,一直都没有线索。
而灵界面积广博,那时候自己人生地不熟,想要寻找她的踪迹,未免太不容易。
如今实力今非昔比,就算灵界高手再多,秦炎自问只要不是太过倒霉,自己作死或者误入险地,在大部分情况下,应该也有了自保之力。
于是外出游历,就一举两得,在寻找机缘的同时,还可以寻访灵儿的下落,也不知道那丫头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秦炎是肯定要想办法找到她的。
做好了打算,原本应该耐心等待,不过秦炎当晚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从理论上说,自己确实应该偃旗息鼓,休息上十几天,唯有如此,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不引人瞩目。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随即秦炎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闭门谢客,是否就意味着,自己真的可以不被打扰呢?
那位古剑门主可绝不是蠢货,一开始,他或许确实被自己走火入魔的借口给骗到了。
但假的就是假的,纸包不住火,自己的演技虽然不错,但也绝对不是无懈可击,对方接下来思量一番之后,应该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到时候他发现自己被骗了,甚至还傻乎乎的送了一瓶丹药给自己,你说以豆豆的性格,是否会甘心呢?
他不来找自己的麻烦才怪!
想到这里,秦炎顿时一阵的心虚。
那怎么办?
秦炎也没多做考虑,而是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主意。
俗话说得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反正自己都要外出云游,不如抢先一步溜之大吉。
对方找不到自己,再生气,那又如之奈何?待自己过个几十上百年再回来,估计豆豆再小气,那时候他的气也已经消了。
嗯,就这么做。
今天突然觉得自己果然是一个聪明的修仙者,我实在是太机智了。
想到就做,秦炎也担心夜长梦多,于是二话不说,便立刻收拾行囊,离开了眼前这是非之处。
事实证明秦炎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豆豆远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当天晚上,就已然回味了过来,自己是上了那臭小子的当!
不由得勃然大怒,现在的这些小家伙还真是胆大包天,一个个撒谎都不眨眼,信口开河,真拿自己这掌门当傻瓜吗?
他心中怒极,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不过也没耐心等到天明,立刻就动身,三更半夜就来找秦炎的麻烦。
真当自己这掌门是摆设?这秦小子如果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可。
哪怕秦炎已经进阶到了通玄期,实力今非昔比,但豆豆依旧对自己信心十足,单挑的话,自己依旧有轻而易举取胜的把握。
一定要好好教训那家伙。
当然怒归怒,表面上,他依旧维持着一派掌门的气度,毕竟秦炎并不是自己的弟子,所以在翻脸以前,他还是先礼后兵,并没有硬闯秦炎的洞府,而是依旧按照规矩,先好好叫门的。
结果他发现自己想多了,先礼后兵个屁,这小家伙不讲武德,早就已经是溜之大吉了。
豆豆被气得不轻,只感觉蛋疼。
浮屠天下
但事已至此,他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人都跑了,又能够怎么办呢?
难道要咽下这口气?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紧追不舍。
但这个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跑去追杀对方是不可能的,毕竟秦炎早已经走远了,而且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往哪个方向跑的……
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对方身在何处,非大费周章不可。
而秦炎虽然将自己戏弄得好惨,但就为这事,便要跑去追杀对方,未免显得小题大做!
豆豆虽然是很小气的修仙者,但身为一派之主,做事情毕竟还是有分寸的。
大院千金 蒼蘭悠悠
他不可能为了出一口气就这么离谱。
所以这个念头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但心中真的好气哦!
如果不出那这口恶气,豆豆感觉自己一定很久都不会快乐,那除了找到秦炎,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答案是肯定的!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以豆豆的聪明才智,又怎么可能被眼前这点小事给难住?
修神三十六計 頗該
紅楓樹下遇見妳
不就是想出一口胸中的恶气吗?
找不到秦炎,难道还不能找自己的徒弟?
怎么可能?梁啸天那臭小子此刻绝对还在总舵。
异界之超级奴兽大师 星星铁子
而且这绝不是迁怒!
武道神尊
要知道那小子的行为比秦炎还要恶劣得多,虽然都是谎话,但那梁小子却是拾人牙慧,一听就让人生气。
自己这做师傅的,当然有理由教会他做人要诚实。
心中如此这般的想着,豆豆就来到了梁啸天的洞府。
“师尊,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面对师傅的突然到访,梁啸天差点被吓哭,都说知子莫若父,师傅与徒儿的道理也是一样的。
虽然师父的脸上带着笑容,但梁啸天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却非常严重。
在心中大叫不好的同时,他又有那么一些困惑。
师尊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
是,自己今天白天的时候,是做了那么一些错事。
但在打发掉曲老魔之后,您老人家明明已经处罚过了。
而且说实话,那处罚已经够狠了啊,自己也痛哭流涕的一再认错,这事儿不应该是算做过去了么?
網遊之魔武無雙
您老人家又来我洞府干什么?
怪吓人的。
梁啸天心中吐槽,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恭恭敬敬的神色。
他现在只希望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吓自己,将这件事情给想严重了,师尊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而是另有要事。
这样一想,也觉得好像挺有道理,毕竟师尊再小气,再不讲理,我做的错事你已经处罚过一次,总不可能再来处罚我一次。
“啸天,你与那秦炎是不是很熟?”
进了梁啸天的洞府,自己的徒弟嘛,豆豆当然用不着与他客气,在车厅里落座,然后云淡风轻的开口了。
那口气很轻松,就像是师徒俩随便闲聊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