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x9s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商討閲讀-hjtzs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这些虎字旗的骑兵疯了,怎么全都出动了。”莫日根皱着眉头看着远处四处出击的铁甲骑兵。
边上的一个蒙古人说道:“咱们也退吧,虎字旗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骑兵,显然是不想让咱们继续留在附近监视青城。”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免费领!
婚天嘿地,总裁猎爱
“也好,先退远一点再看看。”莫日根说道。
在他周围有十来个哨骑,都是他一手挑选出来的蒙古勇士,每一个都骑射俱佳,哪怕作为台吉身边的亲卫都没问题。
惊悚西游
他们这十来个蒙古人比较显眼,四处出击的铁甲骑兵营派出了一个小队的铁甲骑兵朝他们追了过来。
本想退远一点继续监视虎字旗营寨的莫日根没有办法,只能够带着人朝蒙古人的营地退去。
这一退就是十几里,几乎快要退入蒙古人大营里。
虎字旗的铁甲骑兵在靠近蒙古人大营五六里外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不在继续靠近,只是在周围游弋,对蒙古人的哨骑产生威胁。
莫日根只好带着自己的什队先回大营。
素囊带领大军一回到营地,马上派人把各部的台吉都找到自己的蒙古包,也就是卜石兔死后留下的那座蒙古包。
穿越之世外桃源的美人鱼
蒙古包中,卜石兔留下的坐席,此时素囊正坐在上面。
就见他脸色十分的难看。
“塞纳班,为何鄂尔多斯部和永谢布部的台吉都没有来?”素囊目光阴冷的盯向一旁的塞纳班。
塞纳班急忙站出来,恭敬的说道:“台吉,我已经派人通知了鄂尔多斯部的几位台吉。”
“那就再去通知一遍,什么时候两部的台吉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素囊语气不好的说。
塞纳班行了一礼,快步从蒙古包中退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莫日根从外面跑了进来。
“见过济农。”莫日根给素囊行礼,旋即说道,“虎字旗的铁甲骑兵距离大营已经不足十里,还请济农早做准备。”
啪!
素囊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冷声说道:“欺人太甚,虎字旗的兵马居然敢主动来犯,太不把本台吉放在眼里了。”
卜石兔还在的时候,虎字旗的兵马不来,现在他接掌了卜石兔留下的大权,虎字旗的兵马却主动来犯,这让他心头的怒火噌噌的往上冒。
陪你长大 夏木浩
“先别急,虎字旗的骑兵不过千人,咱们大营有几万甲骑在,就算他们主动来犯,也威胁不到大营。”坎坎塔达对素囊说道。
虎字旗铁甲骑兵的厉害各部都有所了解,但对虎字旗骑兵的数量,也十分的清楚,土默特各部的台吉都清楚虎字旗没有多少骑兵。
素囊冷声说道:“既然虎字旗敢把自己的骑兵派来,那本台吉就没有不吃掉他们的道理,各位台吉,谁去解决来犯的这些虎字旗骑兵?”
爱的力量 心灵情
说着,他目光看向了在座的其他人。
不过,无一人接他这个话。
正因为都清楚虎字旗铁甲骑兵的厉害,谁都不愿意折损自己部落的战士,去与虎字旗的铁甲骑兵拼命,哪怕最后能够打赢,也没有人愿意出兵。
没有等来响应,这让素囊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自打成了大军的统帅,土默特的济农,他就感觉事事不顺,各部的台吉根本不愿意听从他的调遣,甚至鄂尔多斯部和永谢布部的台吉,更是敢在战场上违抗他的命令。
“虎字旗的骑兵不多,想来也不敢主动攻打咱们,我看就不用理会了,派一些人盯着他们就好了。”坎坎塔达见周围的气氛凝重,只好站出来打圆场,不让素囊太多失面子。
素囊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对自己身边的亲卫说道:“去安排一支百人队盯着虎字旗的骑兵,只要他们不靠近,暂时不必理会。”
冒牌捉鬼大師 巡山小鉆風
那亲卫答应一声,转身离开去传命令。
永恒约定
坎坎塔达对站在蒙古包中的莫日根说道:“你也一同去,盯着虎字旗的动静。”
“是。”莫日根从蒙古包内退了出去。
坐在坎坎塔达身边的哈尔巴拉这个时候说道:“虎字旗突然派来了他们的骑兵,会不会是虎字旗的大军有什么动静。”
“虎字旗如今已经拿下了青城,难不成他们还敢来主动进攻咱们的大营。”土谢图汗部的衮布不以为然的说道。
自打虎字旗攻占青城之后,便不在主动进攻,这让很多人都觉得虎字旗攻打下了青城就已经满足了。
素囊突然开口说道:“青城必须夺回来,这是咱们蒙古人的城池,也是草原上的明珠,绝不允许被虎字旗的霸占。”
“青城是肯定要夺回来的,但怎么才能夺回来是个问题,汉人本就擅长守城,虎字旗又有足够厉害的火器,咱们想要夺回青城没有那么容易。”哈尔巴拉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众多台吉纷纷点头认同。
与虎字旗交手这么多次,每个人都清楚虎字旗火器的厉害。
“造攻城器具。”素囊开口说道,“我决定集结各部的力量,一起造攻城器具,用来对抗虎字旗的大炮。”
坎坎塔达点点头,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
“想要造攻城器具汉人的工匠最拿手,可现在各部的汉人奴隶所剩不多,而且这些人未必能够打造这些东西。”哈尔巴拉皱着眉头说。
坎坎塔达说道:“我部落中有一些汉人工匠,可以让他们带着其他汉人去打造攻城器具,不过,各部也要支援一些汉人给我。”
“这没问题。”哈尔巴拉说道,“自打虎字旗攻占了青城以后,部落里的汉人奴隶全都变得不老实起来,不少汉人奴隶偷偷往大板升地跑,光是处决逃奴,就杀了不少。”
素囊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老台吉那边负责打造攻城器具,各部多支援一些汉人给老台吉。”
汉人奴隶在各部的台吉眼里并不值钱,都交给坎坎塔达也不心疼。
“不好了台吉。”
随着话音落下,塞纳班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只听到不好了几个字,素囊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问道:“不是让你去请鄂尔多斯部和永谢布部的台吉,怎么就你自己回来,到底出什么事了?”